1小时让你了解什么是“后”IP爆款时代娱乐

2018-06-20

1小时让你了解什么是“后”IP爆款时代

2018-06-19 10:14来源:电影公社IP

原标题:1小时让你了解什么是“后”IP爆款时代

何谓“后”IP爆款时代

借着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举办之际,一场名为“后IP爆款时代”的主题论坛盛大开启,此次论坛由掌阅主办,伟德福思、三文娱、1905电影网、刺猬公社联合主办,暴娱互动、泰和传媒、瀚隆达影视协办,此外,本次活动将由凤凰网旗下风直播全程独家直播。

IP红利期逐渐冷却,IP将何去何从?IP产业链上下游大佬众说纷纭

未来IP如何前行?答案无不指向精品化运作的道路。掌阅文学掌门人王良在会上说:“掌阅2015年着手布局原创文学,作为IP领域后起之秀,掌阅不断吸取前人经验,放眼未来趋势,从一开始就秉持着“IP精品化”运作每一部优秀作品。”

峰会上,掌阅营销策划总监路升公布了基于6亿掌阅用户产生的网文大数据,并介绍掌阅文学储备的六部精品化IP,既有气势磅礴的历史题材巨作《逍遥游》;也有贴合时代脉搏的运动竞技小说《华丽的冰上》,题材涉猎广泛,作品角度新颖,吸引多家影视公司青睐。同时,内业奖金最高,规模最大的掌阅文学“千万征文大赛”也在现场启动。

随后,三文娱CEO雷昆进行了题为《网文的二次元布局》的讲演,在雷总看来,网文改漫画的优势有这几点,第一,网文因为有了将近十年左右的沉淀,它的作品曝光度、故事内容无需验证,它的商业化价值都已经很好的验证,所以网文改漫画,改动画,改二次元游戏,它有天然的优势。目前我们了解到,改编动漫是网文平台今年最重要的战略布局,漫画的从业者现在应该大部分都会把产能转到像掌阅、阅文这样的大网文平台改变漫画的产能上,这是今年大的趋势。

最后,在最重磅的圆桌论坛环节,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王良作为主持人,在现场与众嘉宾共同进行了题为 “‘后’IP爆款时代新机遇”的行业讨论。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王良、伟德福思创始人CEO郑珣、著名大神作家月关、《裸婚时代》的原著小说创作者唐欣恬、著名作家殷寻、以及爆款IP《家有儿女》的幕后创作者李洪、刺猬公社合伙人王亚红、著名演员主持人冉倩齐聚出席。

如何看待小说很火的超级IP,往往在改编以后粉丝不买账的现象?

李洪:《家有儿女》13年了,播出到今年,一天都没有停止播出过,我觉得它主要是紧贴生活,同时又是一部可以让合家欢观赏的作品。小说改成电视剧的风向标在哪里,怎么得到大家对它的认同度?我认为小说毕竟带有一定的观众群,不是像电视剧,特别是大众的广普的概念,有一点不一样。第二会打折扣,以前我们常说的十大名著也好,中国的四大名著也好,你所能够从书中找到的你想找的内容,的确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但电影电视剧这方面往往有它的再创过程,再创过程能不能达到原编剧、原作家所要的情怀呢?我觉得这个是有问题的。

有很多受到大家青睐的网络小说,大家很认同它,但是做成电视剧以后能不能达到这个效果,还有一样东西,就是它能不能跟今天的生活吻合。并且,我觉得任何作品离不开时下社会的一个标杆。三观得正,得符合大众传媒最基本的指数,这些问题是对小说的一个考验,也是对改编的考验。好的文学作品,好的小说是人人都希望看到的。

郑珣:影视形式和文字的阅读形式先天会有一些不同之处,所以在整个转化过程当中会存在很多矛盾和尴尬。比如说,如果是一个大的IP,每个读者心里都有自己的人物和自己所构想出来的场景。当它完成影视化的改编之后,难免非常具象。这种情况下会发现跟他想象当中不一样,所以我们做很多的基于IP改编的影像的时候,往往口碑风险的防御并不是来自于不了解IP的,而是非常了解的、资深的粉丝,他们往往会第一波出来支持你,也会第一波出来骂你。如果是小的IP,我们所遇到的问题更突出,可能我就是借鉴了人名或者故事壳,故事创作过重要面临重构的过程,这个就是这种形态转化过程中所面对的问题。我觉得特别难得,掌阅在尝试打破传统网文的气质,我特别期待能够看到更多的类型。转化为影视的时候,这里会存在一个问题,一个是政策风险,大部分的网文我们在做影视评估的时候,发现改编成影视太难了,因为它的尺度非常不同。其次在呈现过程中,玄幻类型的网文你很难想说要多大的制作成本才能转化成大家心目中理想的世界观。这些都是我们网文在改编影视当中面对的状况,从我的角度讲,要想把这件事情处理得更好,首先网文应该有更多的类型,就像电影会有分得非常明确的类型。当每一种类型都有它的目标受众和市场的时候我相信改编成影视就不再是难事,因为它找到自己明确的目标和群体,这是我的想法。

伟德福思这些年一直在用心聆听市场,用数据调研的方法指导影视行业的全产业链。我们目前正在筹备开发的《国安局密档》,就是基于对市场的认知,从这个小说的源头找到了他的适配性。首先呈现的会是一个剧态的形态,后续根据市场反馈还会开发不同的形态内容。关于如何在主旋律与商业之间做到平衡,我认为,具有商业性的新主旋律题材一直是市场的宠儿,受众实际上是比较广泛的。90后以及95后的这一代人非常有国家意识和荣誉感,比我们想象的更关注政治和国家层面的影视内容,这给我们的IP开发提供了非常好的群众基础。现在来看,以男性为主导的类型剧,其实都很容易成为爆款。我们的作品也有成为爆款的潜质,第一是主旋律正能量,作品会有当下中国的实力体现,或者说是民族自信,包括对于信仰的解读。同时这些作品的预期程度依然没有任何减分,比如说涉及到大量首度揭秘的案件,都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成,其中一些案件都是建国以来首次公开,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我们比较擅长捕捉到观众真正的关注点,并不是我们臆想出来的,而是常年与观众对话和聆听而获得的。包括类型和题材的甄选,大家最希望看到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故事,甚至是希望看到什么样的演员,然后基于我们前面的一段历史,与观众进行一种实时的对话和互动,让项目在整个开发的过程当中更符合市场的需求。

如何让一个作品在改编的时候有所突破,来更好的还原作品本身?

唐欣恬:改编如何还原小说本身,只要尊重了小说的立意和人物这两点我就很满意了。立意是一个小说的灵魂,人物不单单是指一个人名,大到人物的价值观,小到这个人物的某一句口头禅,某一个习惯动作。事件为人物服务的,小说跟影视作品的介质不同,我作为原著小说,我很尊重改编方对事件做任何的加减,以便于呈现一个更好的作品。

月关:作为制作方在选择网文IP改编的时候,很多时候考虑它已经产生的影响力,但是我觉得这是它次要的一个作用,因为真正说利用作品的影响力来反哺影视剧,能够达到这种效果的作品非常之少。整个观影群体大于阅读群体,它最大的意义和价值在哪?如果把读者群体作为观影群体中的抽样,它的作品在这个群体里受到大部分人的认可,把它变成影视剧之后,它在大的群体里面也可以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和欢迎。在购买一部IP作品之后,应该和原著作者,或者通过大量的书评了解读者群体对什么东西最感兴趣,包括这部作品的体现在哪里,主要人物的特质体现在哪里,以及大伙最感兴趣的情节。把这个抓住之后,依据影视改编的特点进行改编和加强,哪怕是很铁的粉他也会认可这种改编,因为他觉得神是保留的,把形怎么改变,大伙是不会有意见的。

殷寻:我很相信专业人士去做专业的事情,对我来说对原著作者来讲,首先就是你在改编的时候,我是一定要强调你是否会尊重我人物的塑造,一个立体的塑造。所有的读者在看小说的时候,其实都是要按照这个人物的,我还是要注重人物是否能够在遵从原著的意愿基础之上进行改编,这是对原著作者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因为人物的塑造是作家的一个立场体现,每个人物的体现,每个人物性格的体现,都是一个作家通过这个人物来表现不同的情感,不同的立场。其次就是故事的本身,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故事的体现,其实也是一个国家的情怀体现。当然我是知道从文字转换到画面上,其实是要去掉一些东西,要创造一些东西,进行二次创作。我是十分尊重编剧的二次创作工作,所以我个人认为人物和故事这两大元素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

影视IP的开发和其他IP的开发有哪些区别?

郑珣:应该说在所有的产品形态当中,可能最耗时耗力耗材的是电影,包括剧也一样,现在剧的成本也都不低,基本上都几个亿起。现在随便到北京某个咖啡厅都聊2个亿以上的项目。在整个改编过程当中,对整个形态适配上面还有很多的动作要做。我分享一个有趣的观点,我们整个行业里面最近在交流,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就是电影跟剧的不同,虽然我们经常会觉得,反正都是在讲故事,但是他们的基因上本身不太一样,一个从广播来的,一个从摄影来的。今天以IP做改编的时候发现不一样,剧的宽容性比电影好一点,很少有大的IP改编成电影后,特别叫好又叫座,不是没有,但是非常少。相比之下,剧改编的成功率高很多,为什么?我们分析了观众的心态,在看剧和电影时候的不同心态。你会发现在看剧的时候,大家的宽容度比较高,如果剧里面有任何一个点是很吸引他,或者有共鸣,他都会一直去追的,他会一边刷手机,一边互动,一边去追剧。但是对于电影,他必须要全神贯注的看,他对你的瑕疵和所有缺点的包容度非常低,所以口碑容易崩掉。

就IP改编而言,因为它们本身先天是不一样的产品形态,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要考虑好到底要留下来的是什么。我们现在市场变化非常快,我们公司也在一直追踪整个市场的变化,这个市场是一点点被塑造出来的,不是迎合出来的。这个过程当中,可能真正有使命感的一个平台型公司,应该是引领,而不是跟随。每一种类型的IP都有它适合的改编形态,都有它适合的能够通过其他形态变现的可能,所以更重要的是合适,而不是迎合它,更重要的是把故事做好,把自己每一个阶段该做的事情做好,每个人都守住自己的本分和底线,最后就会是一个好的作品。

前段时间我们也举行了发布会,在会上公布了若干接下来开发的项目和动作,伟德福思正式进入3.0时代,从影视行业的服务者变成了参与者,一条从创意、制作到营销的生态链已经初步成形,《国安局密档》只是3.0时代的起点,就像是一名升级的棋手,接下来需要下好更大一盘棋。我们和很多影视公司,包括掌阅在内的文学平台、出版社都有很好的合作,我们也会从这些小说中去选择有投资价值的一些作品,关注一些类型片的潜在IP,比如说科幻、奇幻,将是下一步关注的重点。

3.0时代是围绕IP的孵化和增值服务为核心,增值这部分可能会来自于调研,还有在营销过程当中对于产品品牌和IP价值的塑造。我们希望把通过营销与观众对话得到的经验和调研,对于市场的一些宏观观察,以及更理性的市场数据结合到一起,应该叫如虎添翼吧。对于4.0时代的探索,应该会是更多与金融产品的结合,比如说完片担保,影视项目的评估,再加上投资和全过程的支持,接下来我们会希望真正把我们探索出来的这种有益、有价值的经验,哪怕是教训,能够分享给行业内,然后去支持更多的影视项目,并且降低大家的投资风险,获得更高的收益和更好的市场口碑,这是我更期待在4.0时代实现的。

回到论坛的初衷,我们探讨后爆款时代,其实更多的应该是要把“爆款”放下,而是要用心的去完成每一个作品,做精品项目,良心项目。一个好的IP改编的项目首先要尊重内容本身的定位,回归内容的本心,找到它的适配性,而不是刻意的改编,为了大而做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