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九手术 带出名医团女人

2018-07-01

  王三贵在手术中

  王三贵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卢政摄

  王三贵每天的时间表从早排到晚,满满的。6月26日上午8时15分,查完房后他进了手术室,开始第一台手术。这一天,他总共要做9台手术。其间,他还得穿插着参加疑难病例手术讨论会、医疗质量联席会等。

  对王三贵而言,这只是最平常的一天,“不算特别忙”。作为全国知名的保胆专家、东莞南城医院副院长,王三贵早已习惯了这样的状态——吃饭基本是盒饭,中午几乎都在手术台上,手术室少、患者多,必须争分夺秒。

  在王三贵的努力下,去年8月,人类胆石博物馆在南城医院开馆,钟世镇院士工作站随后也在南城医院悄然运行。

  “每次手术就像考试,只能100分”

  南城医院地处东莞市中心,面积狭小。近年曾想过扩张,但因种种原因作罢。加上医院建筑陈旧、设施老化,南城医院成为东莞面积最小、条件最为简陋的镇街医院之一。

  王三贵是南城医院的副院长,就是在这简陋的镇街医院,他成了广东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暨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实践导师、第七届东莞市优秀科技人才、“广东好人”、东莞市道德模范、东莞市首届“最美医生”、2015年度东莞市人民政府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第一完成人。

  他是全国知名的肝胆外科的专家,但他1992年从甘肃中医学院毕业时,学的是中医临床。中医转西医,刚开始的10年,他也迷茫,“对着手术模拟机,反反复复练,不断地骂自己‘怎么这么笨’”。这中间的10年他感到“压力山大到晚上睡不着,甚至问自己怎么选这条路”。王三贵说,“每次手术就像考试,只能100分,不能99分,少一分就是有瑕疵。”

  现在,南城医院肝胆外科每年要做1500台手术,每年以30%的数量递增,近一半都由王三贵完成,很多患者从省外甚至国外慕名而来。“很痴迷这种感觉,要是这个手术做得非常成功,我能高兴几个月。”王三贵说。

  小医院建出全国首个人类胆石博物馆

  王三贵做过多年的医务科主任,这让他对整个医院每个科室的流程非常清楚。他和每个科室水平前三名的医生都交上了朋友,细心地跟他们请教,“了解了其他科室80%的业务内容”。这让他在抢救病人时,能运用各科室人才的专长力量。“医院的救治,靠的是团队,不是个人。”十多年来,他带出一支拥有16名医生、7人获评高级职称的外科团队,在国内都有一定知名度。

  团队是否稳定、是否有战斗力、凝聚力,带头人很重要。王三贵的团队对他都很服气。主治医生朱元赞说:“我们科年轻人流失是最少的,大家都喜欢在这里工作,觉得在这里能学到东西。”

  王三贵的办公室和医生的办公室在一起,“我每天做什么他们都知道,他们做什么我也清楚。有人说,南城医院的这个平台有点小了,但我说,小平台更容易做事,能干事的想干事的,在这里更容易出成绩,小平台,大舞台。我们小医院就做小医院的特色,做我们自己的拳头产品”。

  2016年1月,东莞市胆囊疾病研究所在南城医院挂牌成立;2017年8月,人类胆石博物馆在南城医院开馆。2300份胆结石,被密封在小瓶里,整齐地陈列在高大的玻璃柜中——这是全国首个人类胆石博物馆里最重要的展品。

  一天八九台手术依旧很精神

  南城医院医务科主任乔君,既是王三贵的同事,也是好朋友,甚至可以说是王三贵的“大管家”。王三贵每天那么多手术、那么多行政事务,很多都由他来安排。“一天下来,在手术室里站的时间那么长,身体差一点的话,根本坚持不下来。”乔君说,医院的同事有打篮球的、踢足球的,活动时一定会把王三贵也拉上,“必须见缝插针地锻炼他”。

  王三贵也喜欢锻炼,他体格强壮,一副西北大男人的身子骨,但下了班回到家,不管多疲惫,他都会在家里的跑步机上跑几公里。早上起来,也小跑一段。“经常一天五六台甚至八九台手术,中午都不休息,到最后他还很精神,手术室里其他人一出来就趴下了。”科室骨干波仔说,累是累,但大家都很服气,都把他当成自己的目标,都愿意跟着他。

  6月26日上午进行第一台手术时,记者也换上无菌服跟着王三贵进入手术室。他进去时,助手们都已经做好术前准备,患者也已被麻醉好。拿起仪器,王三贵开始熟练地探查。显示屏上出现内镜在人体器官内看到的情景,突然,一颗金色的物体出现在屏幕上,“那就是结石”。

  站在手术台前,王三贵的上半身很像医生,而他的脚上却穿着半米高的胶鞋,很像水产市场捞鱼的工人。“没办法,保胆取石的过程中,必须不断地往内脏冲水,然后很多水会涌出来,有时候手术室地面上都是水。”一台手术下来,他满头大汗,脱去罩衣,里面深绿色的手术服都湿透了。

  护士长陈利芳和一帮护士提起王三贵时都竖起大拇指,“我们是发自肺腑地尊敬他。”陈利芳笑着说。科室患者越来越多,护士们越来越忙,加班越来越多,但她们没人想当“逃兵”。“医生们付出了很多,我们也得加把劲,把患者照顾好。”陈利芳说。

  院士工作站设到了镇街医院

  王三贵是个“老好人”,他跟很多患者都处成了朋友。五楼肝胆外科的走廊上有一面“互动墙”,上面贴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甚至美国患者的感谢信,每封感谢信都提到了医护人员的耐心、细心。医生的办公室内,墙上更是挂满了各种各样的锦旗、镜框。

  在走廊的墙上,挂着国内在肝胆技术方面最权威的院士、教授到南城医院指导时的照片。王三贵还记得2008年时,他通过朋友请到了我国胆道镜技术的开拓者张宝善教授来南城医院。“我跟他说,我想做这方面的事,他没说什么就回去了”。2013年,南城医院在东莞举行了全国性的胆道镜手术演示大会,震惊了张宝善教授。

  “张教授跟我说,一开始他觉得我们这么个镇街医院能做出啥来,但5年后看到我存下来的几千份胆结石,他觉得我们很有想法,从那之后他就非常支持我。”王三贵说,很多知名的教授、院士都非常支持他们的工作。7月21日至23日,广东省结石病防治研讨与手术交流会将在东莞举行,王三贵说,届时钟世镇、樊代明两位院士都将出席。

  作为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现代临床解剖学奠基人、“中国虚拟人之父”、广东省创伤救治科研中心荣誉主任,钟世镇院士对王三贵厚爱有加。去年8月,人类胆石博物馆开馆时,92岁高龄的他也来到了现场。那之后,钟世镇院士工作站在南城医院悄无声息地开始运行。“钟院士带领的博士后团队都来我们这里工作、科研了。”王三贵说。

  从他的办公室望出去,坑坑洼洼的停车场旁,3层高、总面积3000平方米的肝胆外科楼框架已经建成,马上要开始装修。届时,无论是住院还是手术的环境都将得到极大改善;而在停车场的位置,将崛起一座15层的医院大楼,南城医院也将更名为东莞市肝胆医院。(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汪万里)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