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方纠缠,也门乱局难解军事

2018-08-22

  据俄罗斯卫星通信社日前报道,也门国防部副部长阿穆迪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也门政府军期待俄罗斯更多地参与解决也门冲突事务。同时,阿穆迪也指责伊朗直接参与也门军事冲突,甚至还向胡塞武装提供弹道导弹等武器装备。近年来,动荡的也门仿佛一个急速旋转的风暴中心,不断将一个又一个国家拖入漩涡之中。

  持续至今的也门武装冲突,可谓一场现实版的“三国演义”。在也门前总统萨利赫被胡塞武装打死之前,也门的冲突方主要为胡塞武装、前总统萨利赫的支持力量、忠于现总统哈迪的政府军和民兵。伴随着恐怖主义在也门武装冲突过程中“见缝插针”式地发展壮大,也门如今呈现出胡塞武装、政府军和恐怖组织三方的激烈博弈。

  事实上,也门自1918年脱离奥斯曼帝国独立后,就一直饱受教派冲突的困扰。“阿拉伯之春”虽然结束了信奉什叶派的萨利赫长达37年的统治,但长期积累的政治经济矛盾,促使作为什叶派的胡塞武装与逊尼派的哈迪政府展开了针尖麦芒般的斗争。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在也门有自己的“同宗”兄弟,中东地区最大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国家伊朗和沙特早已牵扯到也门乱局当中。

  不仅也门政府军向俄罗斯抛出“橄榄枝”,希望俄罗斯能利用其在国际舞台上的力量参与解决也门问题,胡塞武装今年7月也致信俄罗斯总统普京,请求他帮助停止也门的战争。不过,由于也门扼守连接红海和亚丁湾的曼德海峡,战略位置尤为重要,早已成为地区大国和西方国家战略博弈的焦点区域,俄罗斯如果贸然插手也门局势,极有可能引火烧身。

  自从沙特主导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军队(以下简称阿盟联军)对也门胡塞武装发动代号为“果断风暴”的空袭行动后,也门战乱不再单单是宗教纷争引起的国内政治问题。胡塞武装与哈迪政府冲突的背后,是沙特、伊朗两国在地区霸权、教派分歧、对美态度和核问题等多方面的较量角逐,也门战乱早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代理人战争”。一方面,沙特领导的阿盟联军成功摧毁了胡塞武装的军用机场、作战飞机、防空导弹等军事装备和设施,在也门上空设立“禁飞区”,并在沙也边界陈兵15万。另一方面,伊朗除暗中支持胡塞武装外,还专门派遣两艘海军军舰开赴亚丁湾,并向联合国提交4点和平计划,呼吁终结阿盟联军的空袭行动。

  其实,无论是在叙利亚还是在也门,表面上看是沙特和伊朗的纷争,但背后都与西方大国脱不了干系。美国等西方势力早就趁乱介入也门乱局,早在2012年也门新政府上台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以经济援助为筹码,坚持要求也门政府进行经济改革。也正是由于也门政府的改革引发民众的强烈不满,胡塞武装才趁乱掀起新一轮反政府行动。

  可见,美国等西方国家插手中东事务,是导致也门动荡的关键。同时,美国在也门局势布局上充分显露出遏制伊朗的战略意图。在也门问题上,美国一直坚定地站在沙特等国背后,还专门成立跨机构协调组,负责向阿盟联军提供卫星图像等精确目标情报。同时,美国海军战舰也出现在也门水域,希望借助也门乱局,在中东进一步扩大影响力。

  此外,“基地组织”半岛分支和由也门内战催生出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分支,也是影响也门局势的巨大潜在威胁。目前,“基地组织”半岛分支和“伊斯兰国”趁乱在也门南部占据大片土地,并伺机进攻哈迪政府控制的亚丁地区。

  事到如今,也门内乱已成为一场越来越具“代理”色彩的战争,包括阿曼、科威特等中东国家不得不选边站队,小心处理着与各国的关系。同时,恐怖组织的“浑水摸鱼”和背后大国的“心怀鬼胎”,只会进一步加剧也门局势的混乱。也门乱局的破解,依旧遥遥无期。(张瑷敏)

(责编:王健(实习生)、芈金)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