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重启夜间服务,它会更好吗?互联网

2018-09-14

(文 | 孔方斌)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滴滴公司今天发布公告称,9月15日起,将恢复深夜出行服务,规定快车及专车司机需满足注册时间超过半年、安全服务超过1000单等条件才能在深夜期间接单,同时向公众报告了安全大整治阶段的进展。围绕过去一周的争议,我们今天来聊聊滴滴那些事儿。

想必许多夜归人还记忆犹新,在滴滴网约车停运期间,不少人遭遇了打不到车的焦急、出租车司机拒载挑单的困扰、黑车司机漫天要价的无奈。不少用户留言怀念滴滴“不打烊”的日子;而有的人认为滴滴夜间停运,未提前30日向主管部门书面报告,涉嫌违规。众说纷纭,争议不断,正是因为人们发现,网约车已经深深融入自己的生活,而将刚性的出行需求建立在一家企业之上,又是多么脆弱。

脆弱,源自“一家独大”的市场格局。在一次采访中,滴滴创始人程维回顾6年的发展时,曾透露滴滴每日订单量达3000万。合并快的、收购优步中国之后的滴滴,内无对手、外无强敌,尽管夜间停运期间空出相当大的市场份额,但像神州专车、首汽约车、易到、曹操、嘀嗒等中小平台的运力规模难以与滴滴匹敌,很难承接滴滴停运后的海量用车需求。这样的市场格局,直接导致了滴滴暂停夜间服务之后,市场呈现出部分无序的状态。而这样的状态也间接暴露出一些城市的公共交通建设还有完善改进,也提醒政府密切关注和预防行业垄断的发生,培育网约车市场更多的竞争主体。

公司越大,责任越大,受关注度也越高。滴滴的员工守则上,这样阐释自己的价值观:安全第一、用户体验第二、效率第三。但从滴滴强调“远低于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发案率”到海淀法院网披露“滴滴平台所衍生的刑事案件数量,远高于公众知悉”,从郑州空姐遇害案到乐清强奸杀人案,从整改期间依然给没有资质的司机派单到上线“一键报警”却形同虚设,用户发现最后还是效率第一、KPI导向。正如程维所说,“好胜心盖过了初心,狂奔的发展模式早已种下隐患。内部体系提升跟不上规模扩张,就像灵魂跟不上脚步”,滴滴要度过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信任危机,与其用公关频频刷屏,不如用整改好好刷心,放下浮躁,拥抱合规,投入安全,彻底补课。否则,等来的不只是法规的惩罚,还有用户的用脚投票。

需要强调的是,人们批评滴滴,揭露其存在的问题,不是要彻底否定滴滴存在的价值,而是为了鞭策滴滴守住底线,不断改进服务,为用户带来更安全、更便利的消费体验。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蓬勃发展的春天里,滴滴开启并发展了网约车市场,给大家带来了出行便利,也推动自己的估值节节攀高。既然是行业发展的受益者,就理应成为行业健康的助推者,这是人们的期待,也是为什么滴滴危机之后有那么多用户化身“产品经理”为其建言献策的原因。滴滴需要珍视这份期待,让自己变得更好。

正所谓,一人得病,众人吃药。滴滴的教训,是网约车行业乃至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启示:满足用户便捷、高效的需求,坚守民众安全、放心的底线,才是永恒的主题。一段时间以来,买到假货投诉无门、给出差评被商家骚扰、竞价排名导致鱼龙混杂、大数据杀熟让精准营销面目可憎、黑心外卖屡禁不止、共享单车无序投放扰乱公共空间、移动支付隐藏安全风险……野蛮生长却渐成气候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给社会秩序、环境生态等不断带来风险压力。是时候重构市场主体的权利义务关系、重建平台的责任框架、调整政府监管模式了。只有形成企业自治、行业自律、社会监督、政府监管的社会共治模式,我们的互联网行业才能更加健康繁荣。

这正是:滴滴危机教训深,劝君莫要步后尘。

阅读延展

1
3